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朋友们,车现在该怎么开啊……

外链网站有推荐的吗?

【流光银刀】一间酒肆的闹剧

-首先乞巧节快乐
-其次我仍然没有流光
-所以随手写了这个发病的东西

-好想要流光啊。






流光,一把世上传说里的刀。

有说他披着寒芒,有说他斩断落花,有说他只是无名钝刀,有说他铸于古墓。

看客嘴杂的有多少,这刀的传说就有多少。到最后来,有一人拍案而起:“一派胡言!”

他把佩刀解下,出鞘手势小心。那刀一身透着光,晃了说书人的眼,点亮贼人的心。

他抚过刀身,曲起手弹那刀面,声若玉器击水,银铃摇晃。

“这便是那流光银刀。”他说。

他的声音似乎停滞在酒肆里,萦绕不散。人们呆愣着打量他,看那把刀,思寻这人的来处。

那人收刀,清脆的一声。把酒坛倒空,“咚”地放回去,取斗笠带上,就离开了。

“那是真的......流光吗?“
“真的吧......”
“说不定只是装装样子的!”
终于,酒肆里吵嚷起来。


“我没有流光。可我知道这流光定是假的。”一个腰里绑着四把淑女剑,两把银针,两把倚天剑的侠客开口道,他眼神坚定。

“无剑,你又扯谎了。”一人嗤笑一声。“你总说能寻到流光,可结果呢?别的武器早一大把咯!”酒肆哄堂笑了起来。

侠客的眼死盯着那人去时的路。

“下一次寻梦......我一定能寻到你的!”




我想要流光。
没有流光的游戏是不会带来快乐的。

“这次你总得请我们吃蛋糕了。”

双王啊,总归还是高兴的。

虽然并没什么用,但我就是乐意用粉红的真爱把粉红的学妹和粉红(嗯?)的医生埋起来w

这样吧,我这两天答辩能活着回来的话,点三个梗写。

暂时定就梦间集,或者刀剑乱舞也可以。车梗也接受,bg/bl都行。

求一波加油......可能要死在下午两点了。

(占tag抱歉)

有一个严肃的问题。

无剑,他/她到底是干什么的。

是被封印了力量的剑吗?还是什么“得到他/她就能变成世界第一厉害”的这种东西......

求解。

要不然就把无剑设置成隐藏大佬,就是嫌烦一直躲在各种武器后面的隐藏大佬;或者其实是大家的老相熟(咦);实在不行就设置个巨有钱好了(虎头金刀把头收回去!)。

(到最后,反正不都是靠我无剑才能打过关。)

【他x你】一些令人欢喜的时候

#只是想苏一苏几把好看的武器
#纯描写真难,啊,我死了
#“你”指代玩家,以女性视角(不过男性视角在某几个里面也没太大问题)
#玉箫、曦月刀、洛阳扇、真武剑


#洛阳扇的个人简介最后一段,可爱
#今天还是没有流光呢




1.玉箫

岛主一人立于某处树下吹奏,箫声也传到岛上人人的耳中。源曲寻人,自然是容易找的,可罕有人敢打扰岛主的清闲。于是玉箫闭眼吹奏,曲随心意驰骋,忽作鸟鸣鹤唳,或为流水潺潺。这样的景好看,因玉箫衣上花瓣为他添了颜色,也因他闭眼后柔和下来了,稍显得满足和快乐。

他略略抬眼,似不经意发现了窝在树上的你,也任凭你把桃花摇下,也愿意在这花雨里继续吹奏。曲终了,他抖落身上的花瓣,把萧收好。

“还不快下树?”听不出是揶揄还是不快。

你爬下树,立在他前头,有些不敢看他,“说好教我吹箫的。”

“想学什么?”

“嗯?啊......就刚刚的那首,行吗?”

你惊喜地抬头,岛主的笑柔和如春,更不用提发间那未落下的桃花。


2.流光银刃
我没有他。只是借此表达一下他很可爱。想要拥有。


3.曦月刀
曦月使的刀法很快,攻势猛烈。他在烈日里修习,你坐在树荫下读心法。破空之音不时传来,算是阅读时的伴奏。正好读完一章,你抬头看曦月。

他眼神凌厉,动作还如开始一般有力。劈砍之中掺杂了点刺的招式,在阳光下刀面闪闪发亮。你看到曦月的汗随他的急转而落下,可当事人还沉浸在那一招一式中。

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又低下了头去读书。不多久,破空声停了。

曦月的手忽地伸过来揉了揉你的头,他的手上还带着泉水的凉意。

“看到哪了?”他凑近了,把浸了水的帕子递给你。你给他指看到的地方,他瞥过去点点头,然后凑得更近。

“我练刀好看吧?”他在你耳边上笑到。

“热死了,离远一点。”


4.洛阳扇
洛阳公子要去街上行走,总要有侍从陪伴着,让他们去提着新奇的物什。

现在没那些随从了,他就来找你同去。你知道这公子就是需要一个翻译兼导游,也就认命地陪着去了。他很高兴的样子,还特地换了身接近中原的衣服,名为“体恤民意”。

到了集市口,人一如以往的多,你刚要开口问他想看些什么,他就严肃地转过头来对你说:“允许你拉住本公子的衣服,不要走丢了。”

你拉着他的袖子问他想逛什么地方,他略略思索,告诉你直接顺路逛过去就行了,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,只是多了解中原的文化。于是就进了集市,一路赞叹中原人的手巧,山水牡丹绘得雅致。刚过了几个摊口,就买下了不少东西。你顺手就要去接。

“不用了,你拉着本公子的衣服就够了。”
他虽说是以王孙贵族自称,也不好意思让你一个姑娘提东西,就自己抱着东西,接着让你介绍,兴高采烈地走。

“公子,你让我提点东西吧。不然......”你看了看他几乎抱不住的首饰画卷,忍不住开口,却被他打断。

“哼,你真想帮本公子拿些什么的话……”他大方地给卖糖葫芦的小贩一两银子,示意贩子把糖葫芦给你,“就拿着这串糖葫芦吧。”

小贩高兴得紧,挑了最好的一串递给你。

这下可好了,你倒像个出来玩的大小姐了。洛阳扇怀里,还抱着不少首饰呢。

嗯?

“你买那么多首饰做什么?”
“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
5.真武剑
真武总是在山顶的屋子里坐着的。那里也总有点好的沉香,煮沸的热水,和上好的茶叶。真武不爱多言语,但谈论到“道”了,就会多说许多。他握着枝拂尘,有几般仙人的模样。

你喜欢听真武讲道,喜欢讲道的真武,更喜欢讲完道后的真武。前者眼中有光闪烁,仙风道骨,愿意反复为你讲述不懂的篇幅,后者就显出仍是凡人的一面来——或是说,有着人情味的一面。

你赖着不走,他也不去催促,只是为你添好了茶,然后去翻弄香炉。你不动茶,只是双手托着头看他的动作。真武的动作轻柔,真好看呀。

“阁下莫非是想知道如何品香?”他注意到你的视线,微微侧首问你。

你眨眨眼,取茶小饮一口,回话:“真武愿意教我更多的吗?”

“若是阁下愿意,那是自然。”

他摆弄好了香,盖上炉子,为你又添茶。你谢过他,之后仍不自觉地看着他。

真武剑的脸,似乎是红了几分。或许是香熏出的吧,或许是喝茶醉了吧。

“你......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呢?”
“嗯?啊,不自觉就......非常抱歉!”

怀疑mjj的掉落。
和小朋友吐了个槽说今天单抽两发,再没流光就放置mjj了。
然后第一发引起不适,第二发柳叶刀。
还真的都是阴哦,心情复杂。
这是个读心游戏吧。

今天还是没有流光。

鹤球的曲子好听......

也不算什么悲伤或是孤独的风格吧,这些词不该出现在形容这把刀的地方。只能说他经历了这些,而今更加美好了。

毕竟是鹤呀,不是四爪伏地的兽类,不是其他羽毛斑斓的鸟,怎么看都是好看的,无论是雪里头,还是春色中。

全世界仿佛都有流光银刃,嫉妒使我丑陋。

他那么可爱,我却抽不到他。

【曦孤曦】一段现世的日常-关于装修

-“一段现世的日常”的前传
-源自小伙伴的点梗:“想看他们决定房间风格”
-刚到现世的两个人

-这个系列还会有什么?看结尾的暗示。
-或许还会有别的剑的现世日常,想看什么可以留言w
-为此开个tag:一段现世的日常

-一句话概括:曦月刀和孤剑决定好了房间风格,而无剑为此赌输了。







曦月和孤剑到现世来的时候,无剑只提供了一套简单的房子。

说简陋算不上,毕竟屋子处在清净的地方,足够大,也有现代的家具种种;可屋子的内饰几乎没有,墙也仅是漆刷的白墙,可说是朴素的了。

孤剑除了对屋子的明亮略略不满,倒也钟意这简单的格调,而曦月正好相反,嫌现世的屋子少了生气,不如绝情谷好——也是,绝情谷有涓流有竹林,天地辽阔却仅有他二人居住。

无剑听他的抱怨后直翻白眼,被同行的真武用拂尘敲了敲头。他这才收敛了表情,提出个方案:“屋子的大小我也没法改——既然这样,那不如你们来装潢内饰,住着舒服才好。”

曦月应得很快,连带着孤剑的份一同谢过,后者略略思索,皱了皱眉。他们的喜好总是相反的——黑白,长短,明暗。要怎么调成一致呢?唯有妥协。而两人都不是喜欢妥协的,既然要改,那就要改到完满。换句话说,难上加难。

估计得打好几架。

他们搬来客厅的两张椅子,坐在餐桌的两侧,面面相觑,同样眼里写满了争斗。

“墙面——"

“不行,谁会把墙面涂成暗色?那这屋子还不如个洞穴!”

“哼。白墙按你的习性,不出一日就会面目全非。”

“这墙面沾染上的不管是什么色彩,都是生活的痕迹,为何不可?”

“杂乱无章的环境,怎能称上有美学。”

争执的对象,逐渐从墙面变到了别的地方,在两人就桌布长度的处理而要不欢而散——事实上,他们再散也只是在屋子的两个角落里——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他们忽就慌了慌神,毕竟谁也没在谷里见过这样发声的东西。曦月盯着那吵吵的物件看,然后走过去,僵硬地把听筒持起。

“喂,孤剑还是曦月?”无剑的声音传过来。

“是曦月。”他很少这么干巴巴的回话,也很快调整了情绪,还是举着话筒,但半靠在墙上了,“怎么了?”

“哦,就是告诉你们不用那么急着定方案,可以上网找找看有没有中意的。”

曦月用口型告诉孤剑这个消息。

上网?哦,从那个小屏幕里找想要的东西。孤剑点了点头。

“好,明白了,谢谢啊无剑。”

于是两张椅子并排靠在电脑前面,孤剑生疏地操作起来。还算是走运,他们磕磕碰碰地找到了装修的网站。网上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片被第一时间略过,然后只剩下零星几个参考例子。孤剑毫不犹豫地去点那个极其简单的设计了,黑色的皮沙发,墙上一个银色的钟,深蓝的墙面。卧室也是这样简约的设计。他就着自己掌握鼠标这点权力,点开图片,杜绝曦月指向边上的白色图片。

曦月不熟悉网络,看他点进去如此果决明白了三分,却也不说。一是不知道可以后退网页,二是这样的争执吧,没有多大意义。

呃,说实话,就算屋子用了明亮的颜色装修,他也肯定孤剑会尽其所能把一半的地方弄成简单的暗色系的,美其名曰朴素;反之亦然。争执也没什么好结果,只会把屋子拆成要不断打扫整理的两部分。

“......这个沙发还不错。”他开口。

他是不喜欢妥协,但不代表不能妥协。也说了,是为了两人住的完满,那总得做点牺牲。

哦,两个人。曦月想。虽然他们之前也是这样在绝情谷里住着的,但是,总有点不同意味在里面。

两个人,他反复咀嚼这个词。再次开口,“这个钟也不错。”

孤剑看着电脑,曦月斜过去看到他的侧脸,他看着孤剑的眉毛因为惊讶稍稍抬起,然后是思考,皱了起来。

我不喜欢看他皱眉,他这么想。同时,他很愉快。因为他明白,孤剑也意识到了同样的东西,两个人。

孤剑很快地点了下头,“好。”他说,“就这样的沙发和钟。嗯......也许沙发的颜色能再浅一点。”他把鼠标移上去,出现了些不同的沙发颜色。

“像这个?”

“对,就这个深......咖啡色。什么是咖啡?”

“之后再说吧,那个钟我很喜欢,就不需要改了。最主要的,是卧室要怎么设计。”

“这个窗帘很厚,我想这样的话拉上窗帘会暗一些,打开的话也会明亮起来。”

“这个花纹不行......无剑不是说不急着定吗?让他想办法找好一点的布料来做窗帘吧。”

“好。但墙一定要深蓝色。”

“不行,就算不是白墙,也不能是这样深的颜色。”

“那......这种木纹的?”

“和窗帘会很搭的,挺好。”

妥协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,孤剑想。他还算是愉快地把东西一一确定,而曦月在边上已经开始打电话压榨无剑(他竟已经能熟练操作电话了!)。

“嗯?我本来以为你们需要至少一周才能定完呢,你们不再想想?”无剑那边透露了点失望的情绪,背景里还有屠龙哈哈大笑,催无剑要愿赌服输。

不久后,他们的屋子变得更舒适了。那皮质的沙发刚放下一会儿,曦月就爱上瘫在上面的感受。

他瘫在那里,抱着从冰箱里掏出来的草莓冰吃,看着孤剑把头发扎起来,去找手机。

这一切美好得不真实,他这么想。

他很满意所做的妥协——和那些没有妥协的地方,比如一长一短的桌布,一黑一白的枕头,还有仓库里存放的美酒和茶叶,和墙上争斗留下的划痕。

或许偶尔喝杯茶不是那么坏,他想,如果这样能换来孤剑喝杯酒的话。

那就是非常划算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