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怀疑mjj的掉落。
和小朋友吐了个槽说今天单抽两发,再没流光就放置mjj了。
然后第一发引起不适,第二发柳叶刀。
还真的都是阴哦,心情复杂。
这是个读心游戏吧。

今天还是没有流光。

鹤球的曲子好听......

也不算什么悲伤或是孤独的风格吧,这些词不该出现在形容这把刀的地方。只能说他经历了这些,而今更加美好了。

毕竟是鹤呀,不是四爪伏地的兽类,不是其他羽毛斑斓的鸟,怎么看都是好看的,无论是雪里头,还是春色中。

全世界仿佛都有流光银刃,嫉妒使我丑陋。

他那么可爱,我却抽不到他。

【曦孤曦】一段现世的日常-关于装修

-“一段现世的日常”的前传
-源自小伙伴的点梗:“想看他们决定房间风格”
-刚到现世的两个人

-这个系列还会有什么?看结尾的暗示。
-或许还会有别的剑的现世日常,想看什么可以留言w
-为此开个tag:一段现世的日常

-一句话概括:曦月刀和孤剑决定好了房间风格,而无剑为此赌输了。







曦月和孤剑到现世来的时候,无剑只提供了一套简单的房子。

说简陋算不上,毕竟屋子处在清净的地方,足够大,也有现代的家具种种;可屋子的内饰几乎没有,墙也仅是漆刷的白墙,可说是朴素的了。

孤剑除了对屋子的明亮略略不满,倒也钟意这简单的格调,而曦月正好相反,嫌现世的屋子少了生气,不如绝情谷好——也是,绝情谷有涓流有竹林,天地辽阔却仅有他二人居住。

无剑听他的抱怨后直翻白眼,被同行的真武用拂尘敲了敲头。他这才收敛了表情,提出个方案:“屋子的大小我也没法改——既然这样,那不如你们来装潢内饰,住着舒服才好。”

曦月应得很快,连带着孤剑的份一同谢过,后者略略思索,皱了皱眉。他们的喜好总是相反的——黑白,长短,明暗。要怎么调成一致呢?唯有妥协。而两人都不是喜欢妥协的,既然要改,那就要改到完满。换句话说,难上加难。

估计得打好几架。

他们搬来客厅的两张椅子,坐在餐桌的两侧,面面相觑,同样眼里写满了争斗。

“墙面——"

“不行,谁会把墙面涂成暗色?那这屋子还不如个洞穴!”

“哼。白墙按你的习性,不出一日就会面目全非。”

“这墙面沾染上的不管是什么色彩,都是生活的痕迹,为何不可?”

“杂乱无章的环境,怎能称上有美学。”

争执的对象,逐渐从墙面变到了别的地方,在两人就桌布长度的处理而要不欢而散——事实上,他们再散也只是在屋子的两个角落里——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他们忽就慌了慌神,毕竟谁也没在谷里见过这样发声的东西。曦月盯着那吵吵的物件看,然后走过去,僵硬地把听筒持起。

“喂,孤剑还是曦月?”无剑的声音传过来。

“是曦月。”他很少这么干巴巴的回话,也很快调整了情绪,还是举着话筒,但半靠在墙上了,“怎么了?”

“哦,就是告诉你们不用那么急着定方案,可以上网找找看有没有中意的。”

曦月用口型告诉孤剑这个消息。

上网?哦,从那个小屏幕里找想要的东西。孤剑点了点头。

“好,明白了,谢谢啊无剑。”

于是两张椅子并排靠在电脑前面,孤剑生疏地操作起来。还算是走运,他们磕磕碰碰地找到了装修的网站。网上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片被第一时间略过,然后只剩下零星几个参考例子。孤剑毫不犹豫地去点那个极其简单的设计了,黑色的皮沙发,墙上一个银色的钟,深蓝的墙面。卧室也是这样简约的设计。他就着自己掌握鼠标这点权力,点开图片,杜绝曦月指向边上的白色图片。

曦月不熟悉网络,看他点进去如此果决明白了三分,却也不说。一是不知道可以后退网页,二是这样的争执吧,没有多大意义。

呃,说实话,就算屋子用了明亮的颜色装修,他也肯定孤剑会尽其所能把一半的地方弄成简单的暗色系的,美其名曰朴素;反之亦然。争执也没什么好结果,只会把屋子拆成要不断打扫整理的两部分。

“......这个沙发还不错。”他开口。

他是不喜欢妥协,但不代表不能妥协。也说了,是为了两人住的完满,那总得做点牺牲。

哦,两个人。曦月想。虽然他们之前也是这样在绝情谷里住着的,但是,总有点不同意味在里面。

两个人,他反复咀嚼这个词。再次开口,“这个钟也不错。”

孤剑看着电脑,曦月斜过去看到他的侧脸,他看着孤剑的眉毛因为惊讶稍稍抬起,然后是思考,皱了起来。

我不喜欢看他皱眉,他这么想。同时,他很愉快。因为他明白,孤剑也意识到了同样的东西,两个人。

孤剑很快地点了下头,“好。”他说,“就这样的沙发和钟。嗯......也许沙发的颜色能再浅一点。”他把鼠标移上去,出现了些不同的沙发颜色。

“像这个?”

“对,就这个深......咖啡色。什么是咖啡?”

“之后再说吧,那个钟我很喜欢,就不需要改了。最主要的,是卧室要怎么设计。”

“这个窗帘很厚,我想这样的话拉上窗帘会暗一些,打开的话也会明亮起来。”

“这个花纹不行......无剑不是说不急着定吗?让他想办法找好一点的布料来做窗帘吧。”

“好。但墙一定要深蓝色。”

“不行,就算不是白墙,也不能是这样深的颜色。”

“那......这种木纹的?”

“和窗帘会很搭的,挺好。”

妥协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,孤剑想。他还算是愉快地把东西一一确定,而曦月在边上已经开始打电话压榨无剑(他竟已经能熟练操作电话了!)。

“嗯?我本来以为你们需要至少一周才能定完呢,你们不再想想?”无剑那边透露了点失望的情绪,背景里还有屠龙哈哈大笑,催无剑要愿赌服输。

不久后,他们的屋子变得更舒适了。那皮质的沙发刚放下一会儿,曦月就爱上瘫在上面的感受。

他瘫在那里,抱着从冰箱里掏出来的草莓冰吃,看着孤剑把头发扎起来,去找手机。

这一切美好得不真实,他这么想。

他很满意所做的妥协——和那些没有妥协的地方,比如一长一短的桌布,一黑一白的枕头,还有仓库里存放的美酒和茶叶,和墙上争斗留下的划痕。

或许偶尔喝杯茶不是那么坏,他想,如果这样能换来孤剑喝杯酒的话。

那就是非常划算的事情了。



【曦孤曦】一次切磋的后续-关于长发

曦月刀说:“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,在战斗中要是被抓住的话......逗你的。”
这句话的前半段在剧情出现过。我们稍微理解(阅读理解)一下——

-极短,就是个段子
-曦月说这句话真的好听啊……
-这个系列可能还有“关于喝酒”“关于玉佩”等等。







“孤剑。”

他们刚刚切磋了一下,两个人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,此时坐在树下,不远的地方是绝情谷的流水。

孤剑转头去看曦月刀,那双太阳般的眼睛对着他微微眯起,“我不喜欢太长的头发。”

他瞥了眼曦月过长的发带,冷哼一声。

“在战斗中要是被抓住的话......”

“长发与剑术的姿态更为相配,更何况我的头发与你何干。”

他转过了身子,于树下端坐好,面朝着泉水,不再去看曦月刀。

“生气啦......”他听见曦月小声嘟囔了一句,然后是他带着笑意而讨饶的一句:

“逗你的。”

太阳落在水面,映照出的是耀眼灼人的金色,而坐在树荫里的孤剑,用长发掩住了耳尖的红。

【曦孤曦】一段现世的日常

-八月三号写的,当时只有官方给的两个预告,随手写的性格。
-大概是到现世以后的日常
-他们给我一种老夫老夫感
-最最普通的日常了,一点都不可爱
-甚至还很懒



孤剑把头发扎起来,拖在身后很长的一簇。曦月瘫在沙发上看他,手里抱着一罐冰激凌。他们都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衫,半长的裤子,他甚至没有穿鞋袜,踩在皮沙发上捂热了一小块地方。

这让他感觉不真实,又安心。

脱离了刀剑的身份,这样的日子可以算得上是慵懒的。不为生死搏命,没有持剑的人,只是坐没有坐相地在这里吃冰。无论是哪一个分句都是不可思议的。

“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。”孤剑绑好了头发,回头问了他一句。“大概在卧室。”他回忆了一下,那现代的物什总是被随意地扔在床头柜上。

他是随意对待这些东西的,可孤剑不一样,他总是把这些东西仔细地放好,一丝不苟。他总是坚持着这些细节的地方,还总嫌弃曦月乱放东西。这种时候曦月和他理论是没用的,两个人抄起来到最后就开始打架。

下周又得忙活了,曦月无奈地瞥了眼墙上的划痕。

孤剑找到了手机,不熟练地打开,拨了个号码。他握着播放着音乐的手机走到客厅,也坐在沙发上。曦月往他那里靠了靠。

“嗯,是我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曦月问打给谁啊,同时把手里的罐子企图递给他。印着草莓图案的罐子,外面的水汽冰凉,孤剑接过后,外壁上的水珠从手上滴下,在裤子上晕出深色的点。

孤剑捧着那罐子冰,从他手里接过勺子,挖了一勺。他下意识嫌弃了眼前粉色的食物,同时回答曦月:“打给无剑的,拒绝他的聚会。这是什么味道的?”

“很好吃,草莓味道的。”他答,“为什么要拒绝?聚会上还能见到别的刀剑,还有酒——你实在不喝酒,茶也是有的。”

孤剑于是半皱着眉,把草莓冰吃进去。然后评判,“怎么这么甜。”也不再搭理曦月说的那些话了。

曦月也不恼,只是揉了揉头发,然后嘟囔了声可惜。

“晚上吃什么?”

“今天该是你做饭的,不要来问我。”

“说得像你做过几次饭一样,不还是叫的外卖吗?”

“那又如何。”

“切。”曦月彻底地倒过去,往孤剑的身上挂。

他把玩着孤剑的头发,发带被往下扯,于是带着整个人的重量,压在了孤剑的腿上。

“起来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

赞美他。
语气真的苏。

之后贴一个也算不上是攻略......因为参考意义不大。就是分享一个打法,可以进行改进。

35回合磨过去的,没站红色区域。打的时候并不知道还可以站红区ˊ_>ˋ

阵容是60级的玉箫,抱了个70级的玉箫(这里应该能用别的奶代替),61级真武,40级屠龙,开过花的,这点很重要,因为这样防御足够。

打的思路是通过足够的怒气连放绝杀,来抵消boss的伤害。而真武更佳,因为两回合加防和反伤在打的时候效果非常好。

也是年少轻狂......听了一万首碧海潮生曲。

灵犀随便带的,不过加被动的那套可能更优先吧......

然后开始第一回合,在两个boss之间的位置只放两个玉箫,剩下的两个一上一下在右边boss两侧。全员攻击右方boss,攒绝杀。一方面是为了让玉箫的被动能互相奶到(因为左侧boss会靠近,要吃第一下攻击),另一方面是最后要调整去打左侧boss时,不用移动,较为便利,连击数足够。

然后之后不管有效攻击或者没有,只管打右侧的boss。通过真武的技能,玉箫的被动,四人击打的怒气值,以及绝杀,可以有效地保持血线健康(我打的时候因为求稳,所以保持在满血状态)

这个打法有一点瑕疵,就是第一下玉箫的被动一定要两回合内触发至少一次,不然血量非常危险。(真武只能奶一个)

【未尝试过】这个打法稍微变动一下的思路,大概是用御蜂代替一个玉箫,通过攻击回血,范围还更大一些。但估计屠龙的位置不能变动,毕竟这个防御力太厉害了,当前版本应该还没有第二个能代替的。估计适当提升等级(比如满级)打的整体压力会小很多。

其他的奶,因为犹豫着属性克制的问题,未尝试使用(再也不想打这个本了)。

这么估计了一下,如果每回合换攻击目标,似乎可以达成15回合?(活在梦里)


欢迎各位提供思路,方便第一时间获得曦月刀!


等一个孤剑池子......

根据写什么出什么定理,企图在明天写点什么。但孤剑的性格是什么ˊ_>ˋ冷酷而善良x

官方设置性格可以走心一点吗......写个故事比直接告诉我性格更有价值和吸引力。

金庸有写过这种刀/剑吗......曦月刀倒是迷之出戏到日月剑。

大背景是金庸的应该不太会引入梁羽生的作品吧。
瘫倒。

【西伊】一次任务的后续

-短打
-打斗练习(似乎是失败的)
-大人的世界也真是单纯呢
-一句话梗概:西索偷了个吻。













西索坐在吧台的一侧,伊尔迷坐在另一侧,而这个酒吧里也没有别的活人了。

酒杯倒是还完好着,也有冰块和酒,留下来喝一杯不是不行。

伊尔迷喝酒,西索坐在另一侧看他喝,他们刚刚“热身”完,正是灵活躁动的时候。他的视线甚至都要实体化了,热切地粘在对方身上。伊尔迷面无表情,甚至都不看他。西索哗哗洗着牌,他的那杯酒放在牌塔的边上,杯底凝出的水渍一片。

“咚”,伊尔迷把威士忌杯放下了。震动带倒了牌塔,西索“啊”了一声以示不满,只换来声平淡的抱歉。

他把牌聚拢,洗回那一沓里,然后自然而然地转过来,面朝着伊尔迷。

“伊尔迷,要不要来打一场?”他的眼睛眯起来,上下打量同行的人,嘻嘻地笑。他松散地坐着,戳着自己杯子上的水滴。

伊尔迷没有放出念,“为什么要和你打。”

没有拒绝,只是缺一个借口。

西索感觉自己快硬了,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——同行人,这点要提前学会改口,至少在这段时间里。他笑了五秒钟,在这五秒打量着同行人的双手,那里可能还有针刺出的风声。

“我付你钱,而且点到为止。怎么样?”

“真是伤脑筋啊,揍敌客家接的生意向来就是死手。”这么说着的伊尔迷,放出了念。他转过去看西索。

两人眼神对上的时候,念压把一个酒杯的玻璃震碎了,地上的碎片嗡嗡震动。西索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来,他把自己的酒杯举高,做了个致意的动作——
“落地开始。”

他松了手,杯子落下去。

伸缩自如的爱已经就绪,每个细胞都紧张而兴奋起来。先手怎么出牌好呢,瞄准头部还是肩膀?

咣当。

西索脚一用力,整个人向伊尔迷冲去,椅子掀翻在地上。他投出了扑克,锋利的边缘堪堪划过伊尔迷的肩侧。后者早已在他冲来的一瞬投出三枚平行的念针,直对着他的额头来。

西索又甩出一张扑克,把针打偏,然后紧随着向后一步的伊尔迷,意图近身刺拳,却打在了伊尔迷原先的椅子上。椅子碎裂,之后飞来的两针又至。伊尔迷趁西索对付那两针的功夫,跃到西索身后,把爪子伸出。他伸出的手爪被椅子的碎片挡下,居然未抓出新的碎屑。
念吗。原来如此。
西索的念随之前的动作已附在椅子上,现在是把这木头做防御用了。这木块又在他的一爪后砸向他,逼他伸手去挡住。伊尔迷做出防御的姿态,眼睛飞快地搜寻。

西索本人呢?

就在面前!西索急转后还是近身,以不可思议的爆发速度靠近伊尔迷。来得正好,在二人近身搏击前,伊尔迷握住了麻痹的念针。

西索的拳很快,而且刁钻。这大概是变化系的通性。他全身贯注忽然变动的拳式,猛一摆手,趁着对手防备的小小空当,把念针刺出去。

念针从西索的头发尖上划过,西索贴得更近,为此不惜被他打断了几根手指。伊尔迷的拳挥不出去,他立刻知道是被伸缩自如的爱粘上了。

这下麻烦了,该如何处理呢?他这么寻思,面无表情,又是横踹一腿,不料西索不退,硬吃下这一腿,露出巨大的破绽来。

机会!

他的念针已经握在手里,贴着西索的脖子了。

这个时候,唇上有被触碰的感觉。西索凑近过来偷了个吻。

他嘴角流着点血,应该是被横踹造成的伤害,控制着伸缩自如的爱的手指断了,此时虚虚在他腰间靠着。头发也乱了,垂下一簇在眼前。

打斗在这刻停下。

在灰尘里两人站立着,玻璃屑还有余音未响完,那杯威士忌里的酒甚至没完全洒在地板上。

西索舔了舔嘴唇,嘻嘻嘻地笑,他用还完好的手抛了个飞吻给同行人。伊尔迷收了手,见他得意地摆着动作,还用跨部顶了两下。

“满意了?记得转账。”

“嗯哼~诶呀,这里还有杯子,要不要再来一场?”

那个杯子没能落地,被念针在空中击碎了,差点扎到西索身上。

【建议】对这个游戏的意见整理

不打算在老虎论坛上发了......就提了两点,然后发现要审核一万年。啧啧。

在贴吧上发了一遍,lof上发一遍。wb删了,也不想上wb发。

官方不怎么改的话ˊ_>ˋ那这个游戏存在的价值就和OOO差不多,都是一会儿就不行了的。

因为是直接贴过来的,里面的自称是楼主,见谅。

以下:






写这样一篇建议稿的前提是楼主截止今天玩了共一周的梦间集,背景是之前玩过一系列的乙女向、男性向等手游,如(fOo,刀O乱舞,阴O师,梦O百等),学生微氪党,且并不是完全靠爱发电的类型。

*在建议的同时会给出某些手游作为参照和例子。

大致看过论坛里的帖子了,以下依条陈述。
(语气如此正经是因为在写论文......一时间转换不过来。)

1.官方论坛的管理需要加强
2.体力限制的改进
3.掉率(保底、几会)的设置缺陷
4.活动的不足
5.官方的主观态度
6.角色塑造较为平面

一、官方管理
主要体现在老虎论坛和贴吧,尤其表现在晒卡的人相当的多。

晒卡更多倾向于水帖(姑且包括一部分真的想知道怎么使用卡的新人吧),对于论坛整体素质有着很大的负面效果。

非常直观的就是:找不到攻略帖,或角色分析帖这种真正有价值的帖子。

所以希望官方能尽快做出改进,设立官方的晒卡楼(水楼)。这样一方面可以让晒卡的人分享“玄学”和“好运”,同时也能让更加重要的内容方便查找和阅读。

二、体力限制的改进
体力问题从开服到现在一直在被吐槽,但由我本人所见,官方并没有作出任何回应。

现阶段的体力系统体验下来就是:36-37级前体力溢出严重,37之后出现懈怠和大量空缺。尤其是一些高阶的狗粮本(经验本)和升花材料本,难以在一定时间内达到玩家的需求。

且商城内体力标价过高,对微氪、零氪玩家非常不友好(主要是妨碍了继续肝游戏),对大大来说,也并不是一个合理的价格。

与此相比:

1.刀O乱舞的选择是没有体力限制,而是刀的心情,即只要一队飘花(甚至红脸疲劳),只要你想肝,是可以继续肝的。

2.fOo存在“苹果”这类回复体力的【系统赠送】道具,可通过活动、维护补偿等获得,除了花费石头(即叶子)也能回复体力。其一般副本的体力消耗与梦间集相似。

3.阴O师可以储存溢出体力,这样来保存所需体力。但一次副本所需体力(除石距之外)极少,足够玩家肝,持续游戏。

4.梦O百也有果实来回复体力,类似于fOo。

综上,希望能完善体力系统。仅靠每日任务的体力和200点自然回体,玩的真的不是顺畅。(防沉迷游戏x)

三、掉率、保底的缺陷
梦间集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六连抽游戏,这样就有个缺点了,就是保底设置的尴尬。

如果设置四星保底,那相当于某种意义上的12连必有2四星。
对于收益存在尴尬的差异。(摊手)

现有的,较为多使用的是11连保底四星(loveOive),十连必出四星保底(fOo)。都是可采用的例子。
另外的,梦O百无保底,阴O师无保底。
梦O百会在第四项中补充说明,其以活动的抽卡某种程度覆盖了这个缺陷。
阴O师无保底不是被槽了好久好久了吗ˊ_>ˋ
(刀O乱舞不存在抽卡!锻刀和捞刀是靠爱!)

对于掉率的10%四星,也是由于无保底而更突显缺陷了。

我并没有参加过内测,但是看不少玩家有提到多“二会”、“三会”。如果有玩家有详尽的解释这个系统(是有补偿吗),那就更好了,比心。

如果是存在合理补偿,那这个系统就是可以使用的。比如说我现在抽卡的降魔杵地狱,和越女连连看,心痛。

四、活动的缺陷

雪山这次,应该算是第一次的活动。如有不对,请为其定性并具体指出,谢谢。

这个活动,实话说我非常失望。因为剧情很少,存在图鉴的bug(看着难受),也对于队伍并没有实际帮助。

不要说刷飞燕碎片了,我敬佩那些刷碎片的人,他们非常厉害,在碎片掉率很低的情况下刷,真的很厉害。

之后应该会开新活动,希望能改进。
比如一般的手游活动都会有的【肝可获得的】活动限定卡,和材料的福利掉落。

良好的例子是fOo的四星限定从者,认真打活动可获得满宝,【且属性不是阉割的】,而是非常有实力的卡;还有梦O百的活动币“抽取xx次必得xxx”,这使得梦O百的五星率不低。

至于刀O乱舞,纯肝就能获得想要的卡。虽然巨肝无比。(捂肝)

不好的例子......对我来说,阴O师是不存在活动的......尴尬。

五、官方的主观态度
对我来说,这是仅次于游戏性和游戏精美程度的重点了。

有一个会与玩家【良好】互动的官方,对于游戏有很强的积极作用。这也体现在对于bug的处理及时,和补偿的合理。

玩家都会希望补偿多啊,这样玩游戏(抽卡)才有动力,觉得官方是爱我的x

不这样的话,你看看阴O师前段时间(似乎已经有段时间了)的策划,这是非常好的反面素材。

好的态度,最佳的是fOo,维护补偿、日常互动、bug处理都是很快很足的。

鉴于现在活动很少,不好过多分析,就写到这里。

六、角色塑造
我个人对于游戏角色的塑造优劣的重视,甚至可盖过角色的一些缺陷。比如立绘啊,配音啊。因为有了好的塑造(和比较好的皮囊),我才会对这个角色有很大的好感。

所以我并不是靠爱发电......(刀O乱舞完全是因为鹤丸太可爱才坚持玩下去了。)

梦间集有很好的基础,角色设置和配音都非常非常出色!这里不得不点赞。但总觉得角色塑造很平面。

这些武器有着相当好的背景资料可供参考,塑造出人物的形象。而并不是光借用了名字和性格的无关人物。

比如说妙手白扇,台词非常优秀——“空手变金鱼”是主人朱聪的剧情,不是这句的话我可能会认不出他是谁的武器。

但遗憾的是,已有的剧情里没有很多的背景描述,每个角色的介绍里也是性格大于背景(而且这些性格写的有些......一言难尽)。再加上现在的主线剧情里涉及的介绍也是......类似于彩蛋的存在。比如每个地图名。

而角色的“身世”呢......需要自己读金庸的书。虽然也是很好的一件事,但对于游戏来说,少了点韵味。

好的例子是fOo有角色的逐次介绍,刀O乱舞的角色简介部分也是。性格并不需要直接的写出来,而是藏在细节里的。

不好的,请容许我举王O荣耀为例,里面的角色早就和历史人物分开了ˊ_>ˋ就是借了个名字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