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西伊】一次任务的后续

-短打
-打斗练习(似乎是失败的)
-大人的世界也真是单纯呢
-一句话梗概:西索偷了个吻。













西索坐在吧台的一侧,伊尔迷坐在另一侧,而这个酒吧里也没有别的活人了。

酒杯倒是还完好着,也有冰块和酒,留下来喝一杯不是不行。

伊尔迷喝酒,西索坐在另一侧看他喝,他们刚刚“热身”完,正是灵活躁动的时候。他的视线甚至都要实体化了,热切地粘在对方身上。伊尔迷面无表情,甚至都不看他。西索哗哗洗着牌,他的那杯酒放在牌塔的边上,杯底凝出的水渍一片。

“咚”,伊尔迷把威士忌杯放下了。震动带倒了牌塔,西索“啊”了一声以示不满,只换来声平淡的抱歉。

他把牌聚拢,洗回那一沓里,然后自然而然地转过来,面朝着伊尔迷。

“伊尔迷,要不要来打一场?”他的眼睛眯起来,上下打量同行的人,嘻嘻地笑。他松散地坐着,戳着自己杯子上的水滴。

伊尔迷没有放出念,“为什么要和你打。”

没有拒绝,只是缺一个借口。

西索感觉自己快硬了,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——同行人,这点要提前学会改口,至少在这段时间里。他笑了五秒钟,在这五秒打量着同行人的双手,那里可能还有针刺出的风声。

“我付你钱,而且点到为止。怎么样?”

“真是伤脑筋啊,揍敌客家接的生意向来就是死手。”这么说着的伊尔迷,放出了念。他转过去看西索。

两人眼神对上的时候,念压把一个酒杯的玻璃震碎了,地上的碎片嗡嗡震动。西索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来,他把自己的酒杯举高,做了个致意的动作——
“落地开始。”

他松了手,杯子落下去。

伸缩自如的爱已经就绪,每个细胞都紧张而兴奋起来。先手怎么出牌好呢,瞄准头部还是肩膀?

咣当。

西索脚一用力,整个人向伊尔迷冲去,椅子掀翻在地上。他投出了扑克,锋利的边缘堪堪划过伊尔迷的肩侧。后者早已在他冲来的一瞬投出三枚平行的念针,直对着他的额头来。

西索又甩出一张扑克,把针打偏,然后紧随着向后一步的伊尔迷,意图近身刺拳,却打在了伊尔迷原先的椅子上。椅子碎裂,之后飞来的两针又至。伊尔迷趁西索对付那两针的功夫,跃到西索身后,把爪子伸出。他伸出的手爪被椅子的碎片挡下,居然未抓出新的碎屑。
念吗。原来如此。
西索的念随之前的动作已附在椅子上,现在是把这木头做防御用了。这木块又在他的一爪后砸向他,逼他伸手去挡住。伊尔迷做出防御的姿态,眼睛飞快地搜寻。

西索本人呢?

就在面前!西索急转后还是近身,以不可思议的爆发速度靠近伊尔迷。来得正好,在二人近身搏击前,伊尔迷握住了麻痹的念针。

西索的拳很快,而且刁钻。这大概是变化系的通性。他全身贯注忽然变动的拳式,猛一摆手,趁着对手防备的小小空当,把念针刺出去。

念针从西索的头发尖上划过,西索贴得更近,为此不惜被他打断了几根手指。伊尔迷的拳挥不出去,他立刻知道是被伸缩自如的爱粘上了。

这下麻烦了,该如何处理呢?他这么寻思,面无表情,又是横踹一腿,不料西索不退,硬吃下这一腿,露出巨大的破绽来。

机会!

他的念针已经握在手里,贴着西索的脖子了。

这个时候,唇上有被触碰的感觉。西索凑近过来偷了个吻。

他嘴角流着点血,应该是被横踹造成的伤害,控制着伸缩自如的爱的手指断了,此时虚虚在他腰间靠着。头发也乱了,垂下一簇在眼前。

打斗在这刻停下。

在灰尘里两人站立着,玻璃屑还有余音未响完,那杯威士忌里的酒甚至没完全洒在地板上。

西索舔了舔嘴唇,嘻嘻嘻地笑,他用还完好的手抛了个飞吻给同行人。伊尔迷收了手,见他得意地摆着动作,还用跨部顶了两下。

“满意了?记得转账。”

“嗯哼~诶呀,这里还有杯子,要不要再来一场?”

那个杯子没能落地,被念针在空中击碎了,差点扎到西索身上。

评论(3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