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曦孤曦】一段现世的日常

-八月三号写的,当时只有官方给的两个预告,随手写的性格。
-大概是到现世以后的日常
-他们给我一种老夫老夫感
-最最普通的日常了,一点都不可爱
-甚至还很懒



孤剑把头发扎起来,拖在身后很长的一簇。曦月瘫在沙发上看他,手里抱着一罐冰激凌。他们都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衫,半长的裤子,他甚至没有穿鞋袜,踩在皮沙发上捂热了一小块地方。

这让他感觉不真实,又安心。

脱离了刀剑的身份,这样的日子可以算得上是慵懒的。不为生死搏命,没有持剑的人,只是坐没有坐相地在这里吃冰。无论是哪一个分句都是不可思议的。

“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。”孤剑绑好了头发,回头问了他一句。“大概在卧室。”他回忆了一下,那现代的物什总是被随意地扔在床头柜上。

他是随意对待这些东西的,可孤剑不一样,他总是把这些东西仔细地放好,一丝不苟。他总是坚持着这些细节的地方,还总嫌弃曦月乱放东西。这种时候曦月和他理论是没用的,两个人抄起来到最后就开始打架。

下周又得忙活了,曦月无奈地瞥了眼墙上的划痕。

孤剑找到了手机,不熟练地打开,拨了个号码。他握着播放着音乐的手机走到客厅,也坐在沙发上。曦月往他那里靠了靠。

“嗯,是我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曦月问打给谁啊,同时把手里的罐子企图递给他。印着草莓图案的罐子,外面的水汽冰凉,孤剑接过后,外壁上的水珠从手上滴下,在裤子上晕出深色的点。

孤剑捧着那罐子冰,从他手里接过勺子,挖了一勺。他下意识嫌弃了眼前粉色的食物,同时回答曦月:“打给无剑的,拒绝他的聚会。这是什么味道的?”

“很好吃,草莓味道的。”他答,“为什么要拒绝?聚会上还能见到别的刀剑,还有酒——你实在不喝酒,茶也是有的。”

孤剑于是半皱着眉,把草莓冰吃进去。然后评判,“怎么这么甜。”也不再搭理曦月说的那些话了。

曦月也不恼,只是揉了揉头发,然后嘟囔了声可惜。

“晚上吃什么?”

“今天该是你做饭的,不要来问我。”

“说得像你做过几次饭一样,不还是叫的外卖吗?”

“那又如何。”

“切。”曦月彻底地倒过去,往孤剑的身上挂。

他把玩着孤剑的头发,发带被往下扯,于是带着整个人的重量,压在了孤剑的腿上。

“起来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

评论(6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