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鹤球的曲子好听......

也不算什么悲伤或是孤独的风格吧,这些词不该出现在形容这把刀的地方。只能说他经历了这些,而今更加美好了。

毕竟是鹤呀,不是四爪伏地的兽类,不是其他羽毛斑斓的鸟,怎么看都是好看的,无论是雪里头,还是春色中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