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他x你】一些令人欢喜的时候

#只是想苏一苏几把好看的武器
#纯描写真难,啊,我死了
#“你”指代玩家,以女性视角(不过男性视角在某几个里面也没太大问题)
#玉箫、曦月刀、洛阳扇、真武剑


#洛阳扇的个人简介最后一段,可爱
#今天还是没有流光呢




1.玉箫

岛主一人立于某处树下吹奏,箫声也传到岛上人人的耳中。源曲寻人,自然是容易找的,可罕有人敢打扰岛主的清闲。于是玉箫闭眼吹奏,曲随心意驰骋,忽作鸟鸣鹤唳,或为流水潺潺。这样的景好看,因玉箫衣上花瓣为他添了颜色,也因他闭眼后柔和下来了,稍显得满足和快乐。

他略略抬眼,似不经意发现了窝在树上的你,也任凭你把桃花摇下,也愿意在这花雨里继续吹奏。曲终了,他抖落身上的花瓣,把萧收好。

“还不快下树?”听不出是揶揄还是不快。

你爬下树,立在他前头,有些不敢看他,“说好教我吹箫的。”

“想学什么?”

“嗯?啊......就刚刚的那首,行吗?”

你惊喜地抬头,岛主的笑柔和如春,更不用提发间那未落下的桃花。


2.流光银刃
我没有他。只是借此表达一下他很可爱。想要拥有。


3.曦月刀
曦月使的刀法很快,攻势猛烈。他在烈日里修习,你坐在树荫下读心法。破空之音不时传来,算是阅读时的伴奏。正好读完一章,你抬头看曦月。

他眼神凌厉,动作还如开始一般有力。劈砍之中掺杂了点刺的招式,在阳光下刀面闪闪发亮。你看到曦月的汗随他的急转而落下,可当事人还沉浸在那一招一式中。

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又低下了头去读书。不多久,破空声停了。

曦月的手忽地伸过来揉了揉你的头,他的手上还带着泉水的凉意。

“看到哪了?”他凑近了,把浸了水的帕子递给你。你给他指看到的地方,他瞥过去点点头,然后凑得更近。

“我练刀好看吧?”他在你耳边上笑到。

“热死了,离远一点。”


4.洛阳扇
洛阳公子要去街上行走,总要有侍从陪伴着,让他们去提着新奇的物什。

现在没那些随从了,他就来找你同去。你知道这公子就是需要一个翻译兼导游,也就认命地陪着去了。他很高兴的样子,还特地换了身接近中原的衣服,名为“体恤民意”。

到了集市口,人一如以往的多,你刚要开口问他想看些什么,他就严肃地转过头来对你说:“允许你拉住本公子的衣服,不要走丢了。”

你拉着他的袖子问他想逛什么地方,他略略思索,告诉你直接顺路逛过去就行了,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,只是多了解中原的文化。于是就进了集市,一路赞叹中原人的手巧,山水牡丹绘得雅致。刚过了几个摊口,就买下了不少东西。你顺手就要去接。

“不用了,你拉着本公子的衣服就够了。”
他虽说是以王孙贵族自称,也不好意思让你一个姑娘提东西,就自己抱着东西,接着让你介绍,兴高采烈地走。

“公子,你让我提点东西吧。不然......”你看了看他几乎抱不住的首饰画卷,忍不住开口,却被他打断。

“哼,你真想帮本公子拿些什么的话……”他大方地给卖糖葫芦的小贩一两银子,示意贩子把糖葫芦给你,“就拿着这串糖葫芦吧。”

小贩高兴得紧,挑了最好的一串递给你。

这下可好了,你倒像个出来玩的大小姐了。洛阳扇怀里,还抱着不少首饰呢。

嗯?

“你买那么多首饰做什么?”
“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
5.真武剑
真武总是在山顶的屋子里坐着的。那里也总有点好的沉香,煮沸的热水,和上好的茶叶。真武不爱多言语,但谈论到“道”了,就会多说许多。他握着枝拂尘,有几般仙人的模样。

你喜欢听真武讲道,喜欢讲道的真武,更喜欢讲完道后的真武。前者眼中有光闪烁,仙风道骨,愿意反复为你讲述不懂的篇幅,后者就显出仍是凡人的一面来——或是说,有着人情味的一面。

你赖着不走,他也不去催促,只是为你添好了茶,然后去翻弄香炉。你不动茶,只是双手托着头看他的动作。真武的动作轻柔,真好看呀。

“阁下莫非是想知道如何品香?”他注意到你的视线,微微侧首问你。

你眨眨眼,取茶小饮一口,回话:“真武愿意教我更多的吗?”

“若是阁下愿意,那是自然。”

他摆弄好了香,盖上炉子,为你又添茶。你谢过他,之后仍不自觉地看着他。

真武剑的脸,似乎是红了几分。或许是香熏出的吧,或许是喝茶醉了吧。

“你......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呢?”
“嗯?啊,不自觉就......非常抱歉!”

评论(4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