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“这次你总得请我们吃蛋糕了。”

双王啊,总归还是高兴的。

虽然并没什么用,但我就是乐意用粉红的真爱把粉红的学妹和粉红(嗯?)的医生埋起来w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