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流光银刀】一间酒肆的闹剧

-首先乞巧节快乐
-其次我仍然没有流光
-所以随手写了这个发病的东西

-好想要流光啊。






流光,一把世上传说里的刀。

有说他披着寒芒,有说他斩断落花,有说他只是无名钝刀,有说他铸于古墓。

看客嘴杂的有多少,这刀的传说就有多少。到最后来,有一人拍案而起:“一派胡言!”

他把佩刀解下,出鞘手势小心。那刀一身透着光,晃了说书人的眼,点亮贼人的心。

他抚过刀身,曲起手弹那刀面,声若玉器击水,银铃摇晃。

“这便是那流光银刀。”他说。

他的声音似乎停滞在酒肆里,萦绕不散。人们呆愣着打量他,看那把刀,思寻这人的来处。

那人收刀,清脆的一声。把酒坛倒空,“咚”地放回去,取斗笠带上,就离开了。

“那是真的......流光吗?“
“真的吧......”
“说不定只是装装样子的!”
终于,酒肆里吵嚷起来。


“我没有流光。可我知道这流光定是假的。”一个腰里绑着四把淑女剑,两把银针,两把倚天剑的侠客开口道,他眼神坚定。

“无剑,你又扯谎了。”一人嗤笑一声。“你总说能寻到流光,可结果呢?别的武器早一大把咯!”酒肆哄堂笑了起来。

侠客的眼死盯着那人去时的路。

“下一次寻梦......我一定能寻到你的!”




我想要流光。
没有流光的游戏是不会带来快乐的。

评论(3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