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鹊白】一个酒后吐真言的故事

*沉迷王者荣耀
*扁鹊x李白,顺序有意义
*有人能教我怎么用简书吗......
*时隔一年第一次写同人居然是肉
*秦缓是扁鹊的本名啦......
*唐朝人喝的酒度数真低,给一个度数高点的估计马上醉w
*李白说的诗是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*本章暂时无车

--------


扁鹊能容忍李白在他的医馆里游荡,这在他人的眼中是匪夷所思的。这惊讶在又一场战役结束后李白伸手勾住扁鹊肩膀时到达了顶点。
意气风发的青年脸上仍带着伤,却笑弯着眉眼,在扁鹊耳旁道:“宫本要请我一壶好酒,神医有无兴趣共饮一杯?”
扁鹊也不挣开,只是瞥了眼李白的伤,淡淡说有伤不宜饮酒。顿了顿,竟带了些揶揄地继续说道:“太白的医疗费用可是无力偿还了?不如以酒抵帐?”
李白笑,说神医啊,这帐日后再谈吧,来日方长呢。

傍晚时分李白又来医馆晃悠了,穿的不是那一身火纹的白衣,而是件干净的白袍。他身上意外的没有酒气,只是手中提着一只玄木的箱子。见到扁鹊在读医书,他便把箱子放下,坐在床褥边上。他脸上的伤还没处理好,一道黑红的口子突兀在那张白皙的脸上。扁鹊很快的读完了那页书,抬头就看到是他这般模样,他似乎是在考虑什么,还微微蹙着眉。
见扁鹊看来的眼神,李白开口了,还带着那洒脱而仙意的笑:“秦缓,你不是要酒抵帐吗?”他一边俯身去开箱子,一边解释,“这扶桑人给的确是好酒,与大唐的酒不同。李某就想与你同酌,可否?”他从箱中取了两个白瓷的杯,又把壶温热的酒摆到桌上。
扁鹊不急着伸手去接酒,他看着李白倒满了两只杯子,有些冷淡的开口。
“医嘱。”
“神医啊......今朝有酒今朝醉呐。嘶......”
李白扯到了脸上的伤,抽痛了一下。扁鹊冷哼了声,从桌子的抽屉取了膏药,夺了李白的酒后,按住了他的脸,给他上药。
李白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,像是欲言又止。

扁鹊饮酒很少,他看着李白一杯杯的喝,自己偶尔抿抿烧酒——这酒与李白常喝的比起,烈了不少。
可李白没有意识到,只是同往常一样的痛饮:一壶尽了,就再一壶。他偶尔瞥一眼扁鹊,便接连着再喝。直到他感觉眼前有些晕乎了,手有些发颤,眼前扁鹊冷淡的视线似乎显得柔和了许多。李白感觉医馆的温度上升了些许,引得药物的苦香味道弥漫开来,扁鹊身上的药味混着点零丁的酒味,格外的好。也许只有扁鹊身上的味道好闻,药馆里除了他也没别的人。扁鹊为何还围着那条紫色的围巾呢?对,扁鹊,扁鹊的那些膏药似乎也在发热。扁鹊的医馆里满是他的药味,混着自己带来的酒香气好闻极了......
李白忽然特别想写诗,写这药味,也写扁鹊。他伸手——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,然后搭上了扁鹊的肩。他感觉医馆在鲲的背上,随着大鱼的游动而摇晃。他也摇晃着,努力看清眼前人的眼。
他脚下顿住,倒向了扁鹊的肩。

扁鹊看着李白喝到通红了脸,又吐着酒气站起来,抬手——他甚至都掉了杯子,可这会儿没有人在意。李白倒在扁鹊的肩上,迷糊不清的在讲些什么,然后他去扳过扁鹊的脸,扯下他的围巾,看他的脸,用水汽蒙住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看。

“秦......秦缓......你要不要......诗......我想写诗......酒......”李白迷茫地看着他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扁鹊把他扯起来,他晃了晃又趴到了扁鹊的肩上,头抵着他的肩,像是半拥着扁鹊。

“相思......知......何日,此时......此夜难......为情。”李白像是在自言自语,夹杂着扁鹊的名,把诗含糊地念着,“情......秦缓......”
“太白,喝醉了别耍酒疯。”
“没醉......再饮...三百杯也不醉......秦缓,秦...我......”李白摇晃着撑起身子,又倒回扁鹊的肩上。
“嗯?李白?”扁鹊半揽着他的腰,撑着他,让他立起身来。
“我把这红线......系在你......手上了,秦缓......你被我......绑住了......我要写诗给你......”
李白撑起自己的身子,抓过扁鹊的手,绕过小指。他带着酒醉后的红晕,和不同于清醒的温顺,带着得意而不自觉的笑意,这样站在扁鹊的身边。

扁鹊忽然很想吻他,吻这个青莲里撩拨着他心思的仙人。

他也这么做了。

他揽住李白的腰,把人向下带。那只被李白牵着的手与他十指相扣,紧紧地握住。
扁鹊吻上李白带着酒味的唇,很仔细的舔抵着他的口腔,去缠绕那软舌。他惊讶于李白的毫无防备,也继续攻城掠地。他感到了李白缓慢温顺的回应,就逐渐加深了这个吻,直至他感觉自己已经醉倒在这浓厚的酒香里。李白闭着眼,显得有些被动地承受着这个吻,喉腔发出细小的低咛。津液由他的脖子滑下,没入他那件长袍里。水声在这医馆中显得缠绵而情色,混杂这李白的低哼,使室内的温度升高了不少。

扁鹊放开被吻得几近缺氧的李白,把他嘴角的唾液拭去,把还在喘息的诗仙抱到了床褥上。诗仙的脸上不知仍是酒精作用还是其他原因,是未散去的红晕。扁鹊抚过他脸上的伤,仔细的端详那张英气而好看的脸,注视着李白蓝色的眼瞳——它们现在像是迷雾中的深海,然后细密的吻落在李白的脸上。他栗色的发,布了细密汗水的额头,眼角艳红的眼睛,脸颊,被吻的红润的嘴唇,之后向下吻上了他的脖颈。

-TBC-

之后还在写......本意想写pwp,结果写了这么久李白终于吐真言了......后面的拉灯剧情容我思考一下......有什么想看的play吗。

评论(5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