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酒茨】一场年轻的相识

忽然想到个梗......有点可爱的。



前提:还算年轻的鬼王遇到了个白发的小鬼。

-酒茨only
-吞被撩了一下x
-想想还挺可爱。

这是个固执的小鬼,酒吞想。
他把踩在白发小妖怪身上的脚收回来,蹲下来,握着小妖怪红色的鬼角,把他一提——“茨木是吧。”他耻笑了声,“就你这弱小的样子,叫本大爷'挚友'是哪来的勇气?”
他起身——依然提着那只角——把小妖怪从地上拖了起来,“就算是岁数,本大爷也活够了你的几倍多。”小妖怪努力想落到地上,扑腾着短短的鬼手,金色的眼睛盯着酒吞。酒吞饶有兴致地看回去。这场小波动对于小鬼如一场大战,他挂的彩挺厉害,现在挣扎地倒挺起劲。
够了,他想,这毕竟是个鬼子,再过个几百年指不定能成个大妖怪。他松手,小小的鬼落在地上,刚一落地就挣扎站起来,捉着他的衣服。茨木向上看,掂高了脚,扯着那点布料,执着地要盯着酒吞。
“挚友啊。”他脸上还留着血痕迹,青紫的一块,笑得有点滑稽,“我会很快赶上你的。我的力量会增长,年岁会变大。”
“区区几百年,于我只如须臾。”他这样说。
酒吞本想转身走了,被扯住没发怒,有点不耐地转回来。听了他天真的话哼了一声,把茨木一把捞起来,让坐在怀里,带着往前走。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