匿名诗

大概什么都写点。

【酒茨】脑洞--一艘远渡的船只

想开个坑,就先记个设定,感觉有点带感。

海盗paro//
看个日常吞吹//

--jo吞是船长(散发吞【加粗】),二十七八岁,有艘名气很响的海盗船,起了个文诌诌的名字叫大江山,带着个东洋的古董酒葫芦。

--茨木是他的副手,二十出头点。刚加入没两年和海军打的时候没了右手(不知道要不要装钩子x),差点没救回来,当时酒吞又气又不敢骂他,只好帮医生扶着灯,整夜的等。

稍微先写一点看看。

就先写个一段相遇。

《赌命的决斗不了了之》

破酒馆子里吵成一团,光骰子和钱砸桌上的声音就咣当一片,还掺和着大江山船上家伙们的骂声和笑声。酒吞坐在二楼,握着他的酒葫芦翻来倒去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星熊聊着买物资的事。有刀猛地伸到了他眼下,也没换来他太大的动静,他甚至没瞥上一眼来人是谁。倒是星熊拍桌子站了起来——一声猛响,差点带翻了桌上的酒杯——怒瞪着举刀的人。

这星熊站起来了,整个酒馆瞬间就静了。接着就是整齐的出鞘声音,把举刀的人——还有仍坐在那里把玩葫芦的酒吞围了个严实。

“小毛孩子,把你不长眼的刀收回去。”星熊骂道,“活得腻味了直说,给你个痛快的。”

那举刀的人不放手,看都不看星熊,死盯着酒吞,还大声地回话了:“我茨木,就是来挑战酒吞的。”

他往前踏了一步,地板响动了两声。他把刀正对着酒吞,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酒吞童子,我茨木童子向你挑战。”

周围气氛很严肃安静,那所有的眼睛都盯着酒吞看。星熊刚想开口斥退来人,看到酒吞把葫芦放下,赶紧闭嘴。

大江山的船长摆了摆手,示意下属收了刀,终于抬头了。他不耐地打量了来人,“怎么上来的?”

“什么?”茨木被这问题弄迷糊了,他本以为会收到个单纯的回答,甚至都想好了先出手的方向。

“本大爷问你。”酒吞更加不耐烦了,“你是怎么混到这二楼来的。”言罢,他站了起来,震得地板哀嚎一声,桌子被推出去点距离,嘎吱声一片。他拔出刀,打偏那个挑战者的刀。

两刀相撞短促一声,酒馆又恢复了安静。

tbc.

有人觉得带感就继续写吧。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
评论

热度(7)